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驾驶技术 > 试驾 >

参加马拉松来月经 她不用卫生棉条跑完全程

时间:2015-10-08  来源:大中华汽车之家   编辑:0026.org

  正当她在她准备参加人生第一次马拉松时,基兰·甘地发现她来月经了。苦练一年就等这一天,这名哈佛商学院学生和乐队鼓手不想错过这个意义重大的时刻。她有两个选择:要么带着卫生棉条跑完26.3公里,要么就让经血流淌。

  她选择了后者。与其让别人看着舒服,不如让自己感觉更好。

  在今年四月举行的伦敦马拉松比赛上,基兰不用卫生棉条跑完全程。以此对抗长久以来对月经的污名,并与全世界没有条件使用卫生产品的女性站在一起,当然,还为了那些藏藏掖掖、月经不存在的人。

  

  在上月写就的博客里她记录下自己的感受:

  66%的非洲女孩直到初潮来临,还对月经一无所知。

  只有12%的印度妇女有机会使用卫生巾或卫生棉条。

  在伦敦马拉松开始的头天晚上,我来了月经。这真令人痛苦。这将是我人生第一个马拉松,为此我勤奋训练,心情激动又紧张。但我从未想过来月经跑马。

  我知道我至少还能幸运地用上卫生棉条。但在双腿间呆着一坨棉质物跑马拉松听起来太可笑了,而且据说摩擦也是个大问题。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但后来我想,参加马拉松来月经 她不用卫生棉条跑完全程如果有一种方式能够去超越,那就是以任何你想要的方式去跑一次马拉松。你不能要求一个马拉松选手把自己打理得十分干净,或者把别人舒适放在首位。在马拉松比赛里,我可以选择是否我想要参与这种对月经的禁忌。

  一个世纪以来,马拉松都是古老的象征性活动。有人光着脚跑,有人边跑边唱歌,有人负重40磅跑,甚至还有个人背着一个巨大的木头十字在跑。

  每个人都在为他们自己的而跑。为什么不用这种方式去引起关注,为了那些无法用到卫生巾的姐妹,以及那些尽管会经历痛经但仍然藏起来月经不存在的人。

  我决定吃点痛经药,但愿自己不要痛经,经血可以流淌。那么,就这样跑吧。

  当我跑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女人和男人都被社会规训地月经不存在。通过建立一套月经的禁忌和污名,男性中心的社会有效地了占世界一半的人口因为每个月都会经历的体验而建立连结。正因为很难讲出来,我们也没有语言去表达工作中经历的痛苦。因为所有人都对此保持沉默,女人被地不再去抱怨或讲述她们自己的身体,反正也没人会看见,这也不被当成是什么大事。

  在接受采访时,基兰认为社会对月经的建构都是基于厌女症。

  “我们处在一个男权社会,如果男人有月经,工作场所里的规则就会被重写。月经不再会是一种禁忌,它会成为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让人们可以去公开谈论自己的月经。”

  【假如男人也有月经】

  实际上,美国女权运动的标志人物Gloria Steinem在1979年就曾设想过,如果男人来月经,这个世界会是怎样:

  假如男人也有月经(蓝镜 翻译/改写)

  我敢肯定,月经将会成为一个令人羡慕的,光荣的,有价值的事件, 经血会成为英勇的,阳刚的,有奉献的象征。

  男人们会争相炫耀自己月经时间有多长和流量有多大。

  少年们会把月经的来临做为走入成熟男人的标志而喜不自禁。人们将会用礼品,教仪式,家庭聚餐,或单身派对等形式来纪念这意义非凡的一天。

  男人们在谈论月经的时候绝对不会象女人那样感到羞耻和难为情,把来月经隐晦地说成“我这几天不方便”,更不会说“我今天倒霉了”。他们会说“我这几天红福高照”或者“哥今天血气潮涨”。

  广告商会找来姚明等大哥级的偶像伟男,大大方方地在上推销“泉涌牌卫生巾”或“激浪牌卫生棉”。

  男男的名主播们都会把月经挂在嘴边:男子汉大丈夫, 每月流血都不怕, 还在乎这点小事吗?

  无数次男人和女人的之间的争论都会以男人的这句话为结束语:你一个没有月经的老娘们,有什么资格和我讨论这个问题?!

  风水大师会神秘莫测地给信徒们指点迷津:经血能给人带来好运,上大梁那天无论如何要找来两个正值经期的男子架梁,才能房子风通水顺。

  国学家会引经据典地阐述, 有月经的男性才有资格成为血脉传承的载体-“经”为纵向,纬为横向,只有用纵向的“经”才能穿古联今。 所以,只有有月经的人才能承接祖的血,再传递给有月经的后代。

  科学家会用严密的逻辑论述他的观点:如果没有月经这种施与人类的宝贵礼物,人类就无法测量月球和的周期。对月经没有亲身体验的女人,无法感受到时间和空间的距离,也就无法感受到自然界的节奏和韵律。

  语言学家会把经血的“经”字和精子的“精”字化为通假字, 精英也可以写做“经英”“精华”也可写做“经华”“精明强干”也可写做“经明强干”

  家会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告诉:没有经过每月一次血的洗礼, 那些女人的身体怎么可能会是干净的呢?

  哲学家会极富地:每月一次的经血,让人类体验到死亡和复活的力量。

  教家会威严庄重地把这一条写进教旨:只有有月经的人, 才有资格祀奉-是他用经血来为人类赎罪。

  艺术家会把经血大把大把地用到作品当中,没有哪个男人会捂着鼻子和嘴巴说:呃, 心啊, 怎们能用这种东西做艺术呢? 也没有哪个女人会说:干嘛非要拿经血来说事呀? 不就是因为你们男人有而我们女人没有吗?

  于是,在理论面前,全体的人类都会对男人优越于女人的说法更加不疑;在现实面前,一半的人类会对自己从属于另一半人类的状态接受得更加心甘情愿。

  于是我们明白了: 原来所谓的“逻辑”,就是逻辑者把部分事实筛选“逻”列起来, 编“辑”出逻辑者想要得到或必须得到的观点和理论。

  本文来源:女权之声(微信号genderinchina)

  一个在的民间组织,妇女传媒监测网络。每天推送一条与妇女和性别平等相关的资讯。


图文车讯精选